八旬繼父把繼子告上法庭,要求其承擔贍養義務,看看法院怎么判

來源:智慧眉山編輯: 查看數0


在婚姻自由的當今社會

離婚后再婚現象很普遍

再婚時雙方或一方會

帶著自己的子女共同生活

那么當繼父母老了

繼子女是否應該贍養繼父母

下面看看這起案例怎么說

(△點擊觀看案件視頻)


43年前,舒大爺經人介紹與帶著三個兒子的駱秀(化名)結婚。婚后,兩人共同將三個兒子撫養成人,并未再生育子女。43年后,83歲的舒大爺因贍養問題將養子告上法庭。



沒有血緣關系的繼父由誰贍養?

作為被告方的小兒子在法庭上

為何反而控訴繼父所作所為

“罄竹難書”?

11月底,仁壽縣法院龍馬法庭成功調解了一起感情糾葛復雜的贍養糾紛。



1976年4月,舒大爺經人介紹,與獨自撫養三個兒子的廣安人駱秀相識后結婚。駱秀帶著三個兒子從外地遷至仁壽縣,老大12歲,老三才5歲。雙方婚后未生育子女,共同將三個兒子撫養成人并各自成家。


2002年駱秀因病去世,2004年次子舒老二意外去世。近年來隨著年齡增大,腿腳不太利索的舒大爺因贍養問題與舒老大和舒老三發生糾紛。后來在村干部的主持下,達成了贍養協議。但兩兒子未按協議履行,經鎮、村多次調解無果。舒大爺起訴到法院,要求舒老大、舒老三給付贍養費每月200元并輪流照顧他。



庭審現場


法庭上,舒大爺控訴,自己含辛茹苦,將三個兒子撫養成人,每個都供他們讀到了初中,在那個年代并不容易。


舒老大話少,只強調從2015年后舒大爺就住在自己家里,一直由自己照顧,不可能再出錢。


而舒老三更是語出驚人,反過來指責舒大爺“第一次你把我送進監獄害我一生,第二次還要把我送上法庭。”舒老三聲稱舒大爺所作所為“罄竹難書”,不但沒有撫養過他,還家暴他和母親,害他初中未畢業就不得不離家出走誤入歧途。舒老三堅稱自己沒有贍養義務,還當庭要求法院解除自己和舒大爺的一切關系。



雙方矛盾尖銳,承辦法官劉陽春未進行當庭宣判。庭審后,組織了雙方進行調解。



在法庭里第一次調解中,舒老三態度堅決,表示拒絕承擔任何贍養義務。


舒大爺年事已高,生活不能完全自理,如果判決,舒老大和舒老三有可能不履行,舒大爺有可能會面臨居無定所的困境,執行也較困難。



走訪調解


為了徹底解決矛盾糾紛,劉陽春法官再次前往舒大爺、舒老大和舒老三的家中,并走訪村干部、鄰居,了解具體情況,力爭化解他們的心結,讓事情妥善解決。


通過走訪得知,原來舒老三在讀初中時,一次回家看見舒大爺正和母親打架,沖動之下拿起鋤頭向舒大爺沖去,舒大爺報了警。驚慌之下舒老三離家出走,并在17歲時因搶劫銀行被判刑8年。


而舒老大則是覺得該由兩兄弟共擔贍養責任,不愿自己一個人全部承擔。


在走訪中,劉陽春法官還了解到舒老三也是再婚家庭,他也照顧著妻子帶著的與前夫所生的兩個孩子,為人重義氣,對家人也很有感情。


抓住矛盾癥結,劉陽春法官勸兩兄弟放下過去恩怨,舒大爺年事已高,雖然以前的撫養方式也許不盡完美,但也辛苦將他們撫養成人并供他們讀書。根據法律規定,繼子女也有贍養義務。現在兩兄弟也已經有了子女和孫輩,主動贍養老人也是給后輩做榜樣,讓自己的家庭更和諧。幾番勸說,兩個兒子的態度逐漸軟化,表示愿意盡到對老人的贍養義務。


達成調解協議


最終,在法院的主持下,雙方達成調解協議。舒大爺隨舒老大、舒老三各住一年,兩兄弟每年給舒大爺生活費2400元,并平攤300元以上的醫療費用



法官釋法


繼父母能否要求繼子女給付贍養費?

婚姻法規定,子女對父母有贍養扶助的義務,子女不履行贍養義務時,無勞動能力的或生活困難的父母,有要求子女給付贍養費的權利。同時規定了繼父母和受其撫養教育的繼子女間的權利和義務,適用于該法對父母子女關系的有關規定。據此,受繼父母撫養教育的繼子女對繼父母是有贍養義務的。




來源:眉山市中級人民法院、仁壽縣人民法院

編輯:張婷   責任編輯:趙競 

猛戳此處文字即可下載智慧眉山”


留言互動

登陸(請登錄發言,并遵守相關規定)